外公的故事-今日足球竞猜

 外公的故事-今日足球竞猜
瓯江儿女
外公的故事
日期:2022-01-21 16:04    来源:丽水史志(2021年第3期)

我的外公叫叶兴仁是一名老兵,曾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外公离世已20多年,他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既模糊又清晰的映象,时光消逝,但对外公的思念却不曾淡忘。

最后一次听闻外公的消息,是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在那个通信、交通不便的时候,有一天,舅舅急匆匆步行十五里路,又搭乘三轮车赶到我家,告诉我的父母,外公快不行了。那是我第一次深刻感知亲人的离去,知道这世上再无外公……

直到我成为一名党史工作者,偶然机会翻看“三老”(老游击队员、老交通员、老党员)档案,看到外公的名字时,思绪止不住涌上心头。外公1948年入党,是一名老党员。他的故事,我并不能如数表达,只是听母亲断断续续讲过一些零碎的片段。亲历战场的人,倍加知道生命可贵。外公的头上曾留下子弹擦伤的疤痕,差一点失去了生命。外公曾回忆,他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和战友们与敌军苦战三天三夜,爬在已牺牲的战友身上过去。在外公的转业军人登记本上清晰写着“该同志意识健康,经得起环境考验,战斗勇敢沉着,负伤还坚持战斗,工作积极负责,学习好,军政学习中都是勤学苦练”。

外公的证件照上,胸前佩戴的五枚珍贵军功章清晰可见,“中国人民解放军”字样尤为醒目,这些是他经历战火,用青春热血和实际行动热爱祖国、热爱党的最好见证。1948年,外公参加人民解放军,英勇奋斗八年,原在中南军区炮兵连建训练大队三中队任学员。后为加强国家建设,他响应号召,投身回乡转业建设事业。放弃了原本上级安排的工作,放弃了在当时相对安稳的工作、收入及几十年后的“离休”机会,毅然回到原籍大地乡董岭村,担任支部书记。

外公有一件部队带回的军裤,缝缝补补穿了几十年不舍得扔,一直到去世,我想那不舍的不只是军裤,而是对部队深深的眷恋。在那个公路不通的偏僻小山村,医疗条件可想而知,外公60多岁时,因高血压昏倒从楼梯上摔下,股骨摔断,怕经不起路途颠簸便没有送到好一些的地方医治。人生的最后几年,春夏秋冬外公都卧病在床,没有离开过那个狭小的房间。多少个孤苦、寂寞、煎熬的日子,外公独自在病榻上度过……那时候因历史及多方面原因,家境贫困,忍饥挨饿是常事,外公临终时想吃肉,最终也未能吃成,这成了我母亲心中永远的遗憾。

受外公影响,小舅也积极参军,年轻时曾在江西省赣州市石城县武警中队服役。机缘巧合的是,外公1948年2月到中国人民解放军41军服役。64年后,也就是2012年我的丈夫从军校硕士毕业,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军,说它巧合,我更相信是传承。

亲爱的外公,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多想您还在,看到今天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多想您还在,看到今天我们的家乡景宁,蒸蒸日上;多想您还在,看到您的子孙们,衣食无忧,生活幸福。您也定能享受良好的医疗,不用那样再煎熬。

外公,经历战火纷飞的岁月,走过人生的起起落落,愿来世,您可以像我们一样,生活在这个美好的祖国,繁花似锦的时代,享受幸福康乐的生活!

(作者单位:景宁畲族自治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