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方志馆为平台对开发利用地方文化作有益探索-今日足球竞猜

 以方志馆为平台对开发利用地方文化作有益探索-今日足球竞猜
资政辅政
以方志馆为平台对开发利用地方文化作有益探索
——以青田方志馆为例
日期:2022-01-21 16:28    来源:丽水史志(2021年第3期)

浙江是方志大省,但即使在浙江,方志馆建设也是方兴未艾。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7月,浙江省各级方志馆不超过10家,其中市级有杭州、湖州、宁波,县级有建德、余杭、柯桥、义乌、常山、海宁等。2021年7月开馆的青田方志馆,为全省第十家,在浙南一带(丽水、温州)是第一家。

本文试探讨青田方志馆建设对地方文化的活化,以及以青田方志馆为平台在进一步开发利用地方文化上的巨大空间,以期在方志成果转化应用探索方面起到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青田方志馆建设初步活化地方文化

对于方志人而言,建方志馆是大家都渴求实现的一个梦想。方志馆可以有文献编纂、资料存储、学术研究、方志利用、资政服务、爱国教育、乡土教育、文化交流、地情宣教①等功能。青田方志馆建设的核心思想是打造一本“立体的志书”,展示青田丰厚的地方历史文化,完整呈现青田地方文化图景,使方志馆成为青田的文化窗口、地情窗口。在青田,这是一项开辟性的工作。其最大的意义就是实现了对沉睡在志书、隐藏在档案、散落在文集中的青田历史文化,或碎片化展示于乡镇部门的青田特色文化的一次大挖掘、大整合,构筑青田人共同的乡愁。其中对传统的方志工作而言尤其具有意义的是,这是对青田地方文化的一次活化。具体表现为:

(一)第一次系统雕塑了青田文脉

青田,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她从哪里来?在漫漫历史长河中,这片土地上有哪些人、事、物?她的文化源流是怎样的?这些在青田历史上各版旧志古籍和改革开放后新修的志书都进行了不一而足的记述。青田目前存世的旧志书有清朝康熙版《青田县志》、雍正版《青田县志》、乾隆版《续青田县志》、光绪版《青田县志》,现代新修的有1985年台北编印的《续修青田县志》、1990年正式出版的《青田县志》、2013年正式出版的《青田县志》(1988-2007)。每一部志书都是煌煌巨著,对于普通读者而言,也是一片文化深海。我们需要一颗“辟水珠”,在茫茫大海中划出一条通道,带领读者游览家乡底蕴深厚的文化。

这颗“辟水珠”就是我们的方志馆。“辟水珠”的雕琢核心就是青田的文脉。通过建馆前的深入研读和多轮集体讨论,我们初步定下青田文化的代表性元素就是青田鹤、青田山水、青田名人、青田石雕、青田华侨。青田鹤贯穿了青田的前半生,青田山水蕴养了石门洞和太鹤山两大“文化山”以及独特的稻鱼共生系统,青田名人纵贯古今尤以刘基为最,青田石雕和青田华侨都显于清朝以降。经过与地方文化专家多方论证,在内容分布比例和方式上经历由“厚古薄今”到“详今略古”再到“今古各重”的讨论,由横向块状排列到纵向线型推进的反复调整,最后定下青田方志馆由序厅、方舆、三乡(即名人之乡、华侨之乡、石雕之乡)、社会、巨变、方志6个展厅构成。其中序厅仿青铜浮雕墙上的雕刻图案即蕴含了青田文脉的主要意象:石门洞飞瀑、太鹤山、青田鹤、刘基、瓯江、远洋轮船、石雕货篮,序厅的讲解词抽象诠释了本馆所想展示的青田文脉:

“面前的艺术浮雕呈现一幅青田历史画卷,谢灵运首游石门洞,遂成“东吴第一胜事”;鹤舞混元峰,成就千古鹤家乡;明代开国功臣刘基是青田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名人;孕育了无数名士贤人与华侨群体的瓯江水,舴艋舟往来穿梭;远处的轮船象征着青田华侨远赴重洋,创业天下。由此我们看到了青田人从远古走来,于仙山灵地中孕育,一路披荆斩棘,开出独属于青田人的发展之路。”

(二)点亮历史深处的旧志之光

在青田方志馆的前半部分展厅里,最想向大众展示的是长久沉睡在旧志古籍里的宝贵青田文化。如青田地名的由来、青田未有县即因“青田鹤”闻名的史实、两宋青田百名进士、青田三宰相等内容。

本馆的开篇“方舆篇”即以明朝青田文人陈中州的《芝田纪胜》为引。该文一百多字,简约洗练,大气磅礴,洋溢着作者对家乡的热爱与自豪之情,被录入光绪版《青田县志》。该文作者陈中州被列入旧志人物篇里,在青田有“文坛怪才”之称,其祖父是明朝青田会员陈诏,时人因此专辟“会员巷”,该巷名至今仍沿用。说起来,也是书香门第之盛事。而这篇文章对于大多数青田人而言是陌生的。我们将它从旧志古籍里辑录而出,希望向现代的青田人传递同一片天空下这块大地上的先人对家乡的热爱之情,由此联通古今的生命。

紧接着,一幅《浮丘伯养鹤图》,引入南朝宋郑缉之《永嘉郡记》关于青田鹤的记载“有沐溪野,去青田九里,此中有一双白鹤,年年生伏子,长大便去,只惟父母一双在耳,精白可爱,多云神所养”,讲述青田建县之前,即因青田鹤初显于世,此后,鹤成为代表青田的一种意象,言鹤即言青田,言青田即言鹤,在唐诗中经常出现,比如杜甫《通泉县署屋壁后薛少保画鹤》诗“薛公十一鹤,皆写青田真”。与文中“此中有一双白鹤”相呼应,《浮丘伯养鹤图》下专雕双鹤立于画下,亦是迎宾之意。

在“三乡篇”的“名人之乡”板块,场景复刻石门书院,巨幅投影播放青年刘基跋涉于石门洞山水间,在石门书院求学的场景,由此,生动展示青田第一名人刘基在家乡求学的故事。

因场馆空间有限,在点面结合展示的原则下,仍有许多旧志亮点未能与观众谋面,因此,本馆通过设置一些细节,暗含伏笔,吸引游客进入青田旧志的深海。比如,谢灵运关于石门洞的诗歌,道教三十六洞天之一的太鹤山诗文,都无处安放,那就摘录几句,以雕刻字的形式挂在“名人之乡”石门洞飞瀑和刘基求学巨幅动态投影侧方,吸引有兴趣者探究。再如,梯田实景复刻、垒石成田图片,为旧志“地号贫瘠”、刘基上奏“青田,青田,垒石成田;田无水,民无粮,赋粮减半,减半,再减半”的故事埋下伏笔。

(三)唤醒实物史料的鲜活生命

用实物说话,是所有展馆都必备的展陈手段。青田方志馆也是如此,且把握一个原则,即实物选取必须精当,能鲜活展示历史本来面目,唤醒历史生命,并予以细节的延伸。

在“方舆篇”青田历史沿革下面,因无处安放“得名青田”板块,专辟了一个展柜,里面摊开关于青田地名由来的旧志页面。一是《永嘉郡记》:“青田县有草,叶似竹,可染碧,名为竹青,此地所丰,故名青田。”二是旧版《青田县志》关于山下产青芝故名青田的传说。

“三乡篇”第一个板块“名人之乡”,古代名人展柜里摆放由旧志辑录的青田历代进士名录,以及青田某户人家保管几代后捐赠给馆里的七品县令官帽,结合这些展品可以充分延伸讲述古代科举制度、青田两宋科举盛况以及明朝青田16人同时中举的故事;近代名人展柜里摆放了辛亥革命志士张兆辰获颁的文虎勋章、台湾陈诚像邮票等。

“三乡篇”第二个板块“华侨之乡”,对沉睡在档案库里的20世纪80年代林三渔在捐资大会上的讲话珍贵视频进行了解码,通过电视轮播,让观众对爱国爱乡的老一代侨领楷模林三渔有直观的感受。

“三乡篇”第三个板块“石雕之乡”,展出了石雕佳作《沁园春.雪》,既可以凭借佳作讲述石雕的工艺特色,又可体会新时代青田石雕的艺术追求。同时还展出石雕老物件,领略石雕新旧工艺的不同特色。

“社会篇”展陈的实物有老街老店颜新发布店巨幅木店招,牛腿、柱础等青田古建筑构件,四礼担、梳妆台、婚床构建等婚俗实物,米升、糕饼模、酒壶、火笼等旧时生活器具。这些实物生动地展示了旧时社会民俗的丰富内容。

“巨变篇”“方志篇”也都一一展出了相应的代表性的实物,如“巨变篇”有20世纪30年代青田爱国青年手工书写的《抗日壁报》,1963年毛泽东为青田等浙江7个地方的干部参加劳动的材料写的五九批示材料,沙孟海为太鹤山题的《太鹤胜迹》书法作品,郭沫若参观青田石雕厂后写的赞颂青田石雕的书法作品等;“方志篇”的青田志书等。

(四)用科技冲破时空藩篱

青田方志馆位于欧式风格的新大楼,不论所处场地,还是内容制定,都不是厚古薄今,而是古今各重。其整体风格是现代简约、清新淡雅。在打造展馆过程中,我们尤其要求注入科技的力量,使用科技手段消除时空隔阂,带领观众在青田文化长河中溯游而上,获得沉浸式、体验式的感受。但由于经费、场地有限,最后我们只是局部实现科技手段的使用,给观众一定程度上的体验式感受。

“方舆篇”的最大亮点是沙盘素模,通过立体青田地形大沙盘上的幻灯投影播放、语音解说,展示青田的山脉、水系、矿产、政区、动植物分布等地情内容。这也是最吸引观众驻足的地方。第二个亮点是梯田中水稻田里田鱼体感互动,人来鱼惊,尤其吸引学生。

“三乡篇”的科技之光在l角刘基求学巨幅投影、百家讲坛毛佩琦关于刘基的讲座《大明第一谋臣》视频轮播、陈慕华照片轮播、林三渔视频轮播,以及书画盖章互动。

“社会篇”的科技体验主要在“方言音频猜一猜”和“传统美食制作视频互动”,尤其是方言猜一猜还是挺吸引人的。

“巨变篇”有一个巨幅投影播放建党百年青田夜景,还有一个全馆最大电视屏幕,播放青田宣传片。

二、青田方志馆开馆2个月社会反响及分析

青田方志馆于2021年7月5日开馆,目前还处于验收阶段,未建成公众微信,没有正式开展宣传,仅7月5日在“青田传媒”上发的报道《青田方志馆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上登过办公室预约电话。在这样的情况下,前来青田方志馆参观的人数,从7月5日开馆到9月16日2个月左右时间里,已经有31批次总计500人左右,按照工作日时间计算,平均1.58天一批,每批16人左右。参观群体,主要是本县机关单位和上级省市部门领导、高校学者及本县的中小学生。预约方式,都是主动和我馆领导或科室人员联系。活动主题,有单位主题党日活动、考察青田地情、考察方志馆建设、学生夏令营、学生社会实践等。从参观感受来看,不论是哪一个参观群体,也不管是什么活动主题,都感受到来自青田方志馆内容的吸引力,用一位县领导的话说:有了这个方志馆,青田的地方文化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从青田方志馆开馆2个月情况来看,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吸引各个群体主动前来参观,参观者参观后感觉很有收获。在青田方志馆没有进行大肆宣传,也没有通过行政命令要求参观的情况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成效?

我想,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源于人们对本乡本土自发的热爱。没有人不爱自己的家乡,也没有人不想了解自己的家乡。而在方志馆建成之前,青田没有一个地方能够全面、准确、深入地介绍自己的家乡。二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随着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增长,其中对精神文化的追求逐渐成为大众的核心需求之一。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曾经属于冷门部门的地方文化部门逐渐走到台前,一些文化活动引起大众关注甚至主动追随。

但这不代表青田方志馆就是完美无缺的了,正好相反,青田方志馆因建设时间还是比较匆忙,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充分,资金投入、场地面积等方面也都有限,还存在很多遗憾或不足,比如内容容纳有限,不能充分展示亮点、重点,只能点到为止;展陈方式还不够新颖,沉浸式体验太少;方志文化的古色体现不够,等等。而这些遗憾或不足,或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比如将方志馆的触角延伸出去,予以弥补,并创造出更美好的天地。

三、以青田方志馆为平台开发利用地方文化的思考

青田方志馆已经建成,她成为了解青田地方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更是开发利用地方文化的一个极好平台,如何进一步发挥其文化阵地作用值得探讨;同时,其固有的空间和格局也决定了在进一步开发利用地方文化方面会存在不可避免的缺陷,如何弥补缺陷、拓展空间也值得探讨。

(一)开展方志馆实体阵地宣传和利用工作

为充分发挥方志馆地方文化阵地的作用,对接社科联、文明办,申报县社科联社科普及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全县其他场馆结成矩阵,支持各机关单位来方志馆开展学习参观活动;和少年宫、教育局等合作,开展小讲解员评比活动,制定实践奖励机制,鼓励中小学生来方志馆学习地方文化,开展社会实践;与文旅部门合作,将方志馆纳入文旅路线,将方志馆作为全县几大主要旅游线路的起点,向外地游客宣传青田地方文化总貌及特点。

(二)开展数字方志馆工作

打造数字方志馆作为实体方志馆的外延和补充,以实现将弘扬青田地方文化向更深更远推进。数字方志馆建设的第一步是打造3d线上方志馆和公众微信号“方志青田”。3d线上青田方志馆将在“方志青田”上推送,并与高德地图、中国移动等运营商合作,由其发布3d线上青田方志馆。“方志青田”将成为开发和利用地方文化的一个数字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定期发布活动,定期推送方志相关文章,扩展方志馆外延。

(三)以方志馆为平台开展定期活动

青田方志馆开辟了县内第一块综合地方文化宣传阵地,以此为平台开展活动,将成为开发利用地方文化的极佳方式。具体而言,可以按照方志馆5个厅的主题,定期开展活动。比如第一期活动,可以以“陈中州《芝田纪胜》赏析”为主题,开展文言文翻译比赛,并选登优秀译作。还可在方志馆方志厅举办地方文化沙龙,可每月一次,请地方文化专家和爱好者开展学习、交流,活动征集和成果登在公众微信上。沙龙内容可以以方志馆展陈主题为线索,进行内涵解读、外延延伸,比如开展太鹤山、石门洞摩崖石刻文化解读,分阶段选登解读成果。

(四)与农村文化礼堂、乡村宗祠加强合作,设立方志馆民间阵地

农村文化礼堂是浙江省的特色工程,被定义为农民的文化家园,但在质量上良莠不齐,在利用程度上也存在差异。有些农村文化礼堂则是用了乡村宗祠的场地。青田方志馆是全县地方文化之母,而全县各地的方志文化是支撑和丰富她的根基。因此,青田方志馆需要将触角伸到各个乡村的角落,帮助乡村挖掘深厚悠久的文化,可与农村文化礼堂或乡村宗祠合作,挂“青田县方志馆民间文化窗口”之类牌子,帮助梳理和展示乡土文化,从而成为方志馆的民间阵地。

(作者单位:青田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