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浙西南-今日足球竞猜

 浴血浙西南-今日足球竞猜
史志研究
浴血浙西南
——红军挺进师云和战斗暨粟裕大将第六次负伤始末
日期:2022-03-28 09:26    来源:丽水史志(2021年第4期)

粟裕大将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传奇的一生。在枪林弹雨的战斗生涯中,粟裕大将六次中弹负伤,屡次死里逃生(见李金明 粟戎生《将军百战死 壮士十年归——记六次受伤的粟裕大将》)。其中粟裕大将第六次负伤,是他在浙西南三年中唯一一次受枪伤,是粟裕血洒浙西南的历史见证。此前,由于历史资料收集困难,粟裕大将第六次受伤具体时间、地点、过程都为世人所不了解。《处州晚报》、云和档案馆、云和县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组成联合考证组,以《粟裕年谱》等权威史料为依据,通过考证粟裕部队1936年4至5月间在丽水(现莲都)、云和、景宁、龙泉四县行进的路线和战事,以新收集的民国军法档案材料等为佐证,对粟裕同志第六次受伤的时间地点进行考证。得出了挺进师云和以南战斗暨粟裕第六次负伤时间为1936年 4月15日,地点为云和安溪畲族乡境内(云景交界)岚头岭的结论。

重返浙西南  孤军入虎穴

1935年,挺进师在浙西南掀起一次次革命风云,引起了蒋介石的惊慌和重视,当年8月,国民党政府开始策划对浙西南游击根据地进行围剿。由于保安团对付不了挺进师,在蒋介石的亲自部署下,国民党决定调动主力部队对浙西南进行清剿,任命卫立煌和第18军军长罗卓英为“闽赣浙皖四省边区剿匪总指挥部”的正、副总指挥。罗卓英的部队于8月由江西向浙江开进,并形成“回环压迫”部署:第14师3个团在北面,第94师3个团在东北,第67师3个团在东南,浙江4个保安团在南面,第3师两个旅5个团在西南,“剿共军”第二纵队两个支队4个团在西北,各部都构筑碉堡工事,对浙西南革命根据地形成包围圈,又从北面的遂昌溪圩经东畲到南面的龙泉,构成一条碉堡封锁线,将整个浙西南包围圈剖成东西两半。此外,还部署了第56师6个团、第18军特务团等力量组成机动力量,构建第二条封锁线。总计集中了32个整编团7万多兵力,妄图彻底摧毁我浙西南革命根据地,并于同年9月开始血洗浙西南。

在这种严峻形势下,粟裕采取“敌进我进”的策略,挺进师决定留下第二、第五纵队就地坚持,其余主力部队迅速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与闽东红军会合,以积极的作战行动吸引敌人、调动敌人。坚持浙西南斗争的第二、第五纵队,在敌人疯狂的清剿下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部队被打散,很多指战员战死、饿死、病死,其中第五纵队整个纵队被打散,挺进师政治部主任、中共浙西南特委书记、浙西南军分区政委黄富武英勇牺牲,幸存的指战员在深山丛林、悬崖、山洞中与敌人周旋,坚持斗争。

1936年2月2日,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在泰顺峰文召开会议,决定由粟裕任挺进师政委会书记。并将挺进师主力临时组成浙西南独立师,粟裕为省委代表暂兼师长,谢文清任政委,张友昆任政治部主任。其任务是往返活动于浙南和浙西南之间,牵制、打击国民党军及地方保安团队,掩护临时省委在浙南开展工作。刘英带领短枪队和省委机关留在浙南平阳一带,粟裕等带领由两个支队(200人左右)组成的红军独立师重返浙西南,一边寻找、收拢浙西南老部队,一边开展对敌斗争,继续牵制敌人(见谢文清《以门阵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的斗争》)。

1936年3月下旬,红军独立师从温州(福)鼎平(阳)一带出发,转辗于青田、缙云、丽水(碧湖一带)、云和、景宁、龙泉、福建浦城等地区。在浦城的党溪镇,粟裕与二纵队余龙贵等10多人会合(见余龙贵《云崖鏖战》),之后来往于杭(州)江(山)铁路以南、金华汤溪、宣平银坑、遂昌门阵、龙泉、永康、青田(高市)之间,与敌人兜圈子。3月31日到达丽水碧湖,经库头(雅溪镇辖区)后往缙云,进入雪峰山、石臼坑、夏家畈、黄弄坑等地活动。4月6日,在明堂岭活抓国民党驻赣预备军司令部秘书长兼参谋长陈仿荀(即陈素子)和劣绅李志仁,次日召开公审大会,以中国工农政府名义发布布告就地处决(布告由红军独立师政治部主任张友昆签发)。之后在黄弄坑村与二纵队支队长张文碧等12人会合,休息两天后往永康方向活动(见张文碧回忆《千山万壑》)。期间粟裕在《东南日报》上看到龙(泉)浦(城)边境有红军余部活动的消息,遂即率部返回丽水,4月14日,经丽水县张山村往云和到达梅湾村,并在此宿营,准备经云景交界的山脊线向龙泉、浦城一带活动。

突破封锁线    浴血岚头岭

岚头岭,位于云和、景宁交界的制高点的山脊线上,这条山脊线可通向景宁、龙泉、庆元。红军独立师的行动,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恐慌,国民党暗中布置的递步哨情报系统也在步步紧盯,企图一举剿灭独立师。对于这次独立师的行动,当时云和县国民党政府的《四月份匪情旬报表》(1936年)是这样描述的:“匪首张友昆等,人数一百二十余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三挺、步枪一百余枝、木壳枪十余枝、手枪三枝。”并称“该匪窜至南山,本县据报后通知县机关枪连开往石塘坑等处防御,并连夜由龙泉开来国军一连前往兜剿击,乃该匪等由山路转至梅湾再向山锦、岚头岭、黄家地、东岱窜至坳头地方。后由景宁、龙泉开至国军约两连前往与匪接触。匪不支,窜景宁西北乡后转窜本县旧第二区商坑下等处,现在所窜报告尚无,容侯探明继报。”

有着战神之誉的粟裕,毕竟不同常人,总能先敌一步。他往往在行军路线上虚晃一枪,来回兜圈子。这次就成功避开了云和敌军在石塘坑等地的围堵和封锁,甩开敌人到达云和梅湾宿营一夜。1936年4月15日上午,粟裕率部从云和县梅湾村出发,由梅湾村农民毛云祥带路,经山锦、金竹岗村向岚头岭前进,一边行军一边还沿途开展革命宣传。

在此期间,景宁的国民党军队得到云和方面的情报,已在岚头岭一带堵剿,构筑封锁线。敌军有备而来,在山坳处设下埋伏,企图给红军重创。下午2时半,红军独立师来到岚头岭附近,很快将敌人打退。战斗中,粟裕左脚踝中弹受伤后流血不止。附近的群众获悉红军受伤,立即用两根毛竹扎成简易担架,用战场上捡到的一条国民党军毯裹在担架上,将行走艰难的粟裕扶上担架往黄家地、严山村方向撤离。

据云和离退休老同志柳恒章(云和安溪畲乡黄家地村人)回忆:因为红军部队此前已经来过黄家地和严山村,播下了革命火种,这里的群众都很热爱红军。在黄家地村,村民柳良雨(柳恒章父亲)见粟裕伤口很深,担心其发炎,就立即为粟裕清洗伤口,并挖来“八角莲”捣碎,敷在粟裕伤口上(八角莲在民间被誉为“药王”,有消炎消肿功效)。粟裕看到群众生活艰难,还将担架上的毛毯送给了当地的群众。粟裕判断敌军还会继续追击,指挥独立师指战员立即经严山村,向景宁、龙泉交界方向(过泗洲岭头)转移。当时景宁国民党政府的《四月份匪情旬报表》)”(1936年4月中旬)是这样描述的:“4月15日,据报及国军派兵至岚头岭堵剿,下午二时半与匪接触,匪即往黄家地逃窜。”

对于这次脚踝受伤,身经百战的粟裕并没有太当回事。他在《粟裕回忆录》中“浙南三年游击战争”章节里写道:至于负了轻伤,就坚持跟队。有一次,我伤了脚踝,没药敷,就用苦菜叶子贴起来走路,贴了两个月才好。总之,生活很艰苦。在那三年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部队大部分时间是露营,青天作帐,大地当床,很少脱过衣服睡觉,经常和衣而卧,“枕戈待旦”。

负伤仍征战    纵横万壑间

粟裕虽然负了伤,左手拄着一根“棒触”,右手拿枪,依旧指挥若定,继续一路前进,一路征战。

对于粟裕部队的行程,国民党当局的云和、景宁两县《匪情旬报表》等史料均有记录。云和方面的《报表》这样描述:“十五日上午八时,由云和梅湾窜岚头岭,下午向黄家地窜,是夜在泗洲岭停甚久并截电话杆二支。十六日上午窜香菇厂(景宁境内)向大坳头(云和境内)、东岱、南林等处分窜。十七日下午四时在由东岱村往坳头的地方,与国民党军66团3营朱、龙两连发生接触,双方各有损伤。往景宁方向转移后又回到云和县第二区商坑下村等处。二十日有股匪窜入英村宿夜及向庆元窜去。”景宁方面《报表》则这样描述:“十六日晨至标溪,掳去保长一人,十二时至鸬鹚停一时向茶园任四坑窜去。经国军派队尾追,十六日下午六时县长亲率巡察队至大均追剿获匪徒二名枪一支,是夜国军一连又赶到大均跟踪追剿。”

《景宁县政府,呈解获匪何克山、蔡汤杰两名,抄同讯问笔录并赃物请鉴核验收,并就地正法以快人心由》(景宁县档案l261—1—12卷,摘自第3—7页)记载了这样的内容:“据探报残匪分股由青田、云和窜回本邑。一股约七十余人,向沙湾际扰,杀毙乡长朱祖熹;一股约百四十余人,图窜大均……一面由县长督率本府壮丁巡察队五十名,即向大均出发防堵,幸赤匪经坳头方面国军之痛击,尚未入乡。除将巡察队在大均附近,配备警戒外,同时特召集铲共义勇队百余人,长夜梭巡守备。并派遣干探向黄寮、南林、东降、坑头各路分头侦察匪踪,在大北坑缉获赤匪一名,步枪一技,又派往坑头之壮丁侦探李荣升、潘正清拿获身着赤匪服装匪犯一名。”国民党当局当时对被捕的红军战士何克山讯问笔录的重点内容如下:“问:你股有多少匪。答:有一百多人。问:前天在岚头岭与国军开火过吗?答:开火过,我是躲在山上的。问:红军头目是谁?答:认是认得的,姓名叫不来,身材是平常的,面是圆的,手拿千里镜的,红军的弟兄呼他都叫先生的。”对另一位被捕的红军战士蔡汤杰讯问笔录的重点内容为:“问:你股有多少匪。答:分成两个支队,一个支队60多人,另外一个警卫排。”

从上述的记载,我们可以梳理出粟裕率领部队与层层堵剿的敌军反复较量的过程:岚头岭战斗后,在泗洲岭(云景古道)上截断了电话杆,部队有时分开,有时会合,相互策应。16日晨,红军独立师中一支队伍由云和进入景宁标溪、沙湾,抓获保长和乡长各1人,其中乡长被处决。国民党军队组织追击,同时景宁当局由县长带队,组织“壮丁巡察队”50人,“义勇军”100多人在大均堵截,17日凌晨有两名在战斗中失散的战士(何克山、蔡汤杰)不幸被敌军俘虏。

17日下午4时,红军独立师在由安溪乡东岱村往坳头村路上,与国民党军66团两个连发生战斗,双方各有损伤。独立师又回头往景宁方向运动,再回云和呈s形运动迂回迷惑敌人。

在敌人的前堵后追下,带伤的粟裕将军仍然决胜百里,五月二十日后跳出包围圈,进入龙泉、庆元、福建浦城一带。五月在龙泉县岙头山与突围出来的宣恩金等会合;同月在龙泉县青草坪歪头山与叶全兴率领的广(丰)浦(城)独立营会合。

(作者单位:蓝义荣,丽水日报报业传媒集团。魏世荣,云和县档案局。邱长书,云和县政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