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丐妹与张麒麟的革命情缘-今日足球竞猜

 毛丐妹与张麒麟的革命情缘-今日足球竞猜
史志研究
毛丐妹与张麒麟的革命情缘
日期:2022-03-28 10:13    来源:丽水史志(2021年第4期)

2018年初,龙泉市在建设九姑山下老市政府区块龙渊公园综合体期间,当工程人员勘察九姑山门楼工程建设场地时,意外发现了一座烈士墓,墓碑上写着“毛克妹烈士之墓”。由此,经相关部门人员查询,人们的记忆拉回到数十年前,一个发生在革命战争年代的已被人们淡忘的感人故事又一次被大家所传扬。

烈士墓碑上写的毛克妹,就是毛丐妹(又名毛时翔),于1914年11月24日出生于龙泉县宝溪乡梅树坪村。毛丐妹兄弟六个,他排行老三。上世纪三十年代,毛丐妹一家所住的宝溪乡梅树坪村,是一个只有五六户人家的小山村。因村庄地处大山里,周边有丰富的林木资源,梅树坪村是木材搬运的一个重要站点,繁忙季节民工很多。毛丐妹一家除务农外,还设立客栈接待客人。从1934年开始,闽北红军就开始在宝溪乡一带活动,毛丐妹家成了红军活动的据点。1934年9月初,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转战龙泉,途经宝溪,从梅树坪村附近通过。红军纪律严明,待人和善,对群众利益秋毫无犯,使毛丐妹一家人真切认识到红军是维护工农利益的军队。1935年3月,粟裕、刘英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翻越闽浙边境进入龙泉宝溪,在宝溪乡溪头村打响入浙第一仗,拉开了开辟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的帷幕。龙泉宝溪地处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域,毛丐妹与胞兄毛福养、毛福隆等参加了红军游击队,积极配合红军作战,并为红军提供食宿、购买物品、传递消息。

张麒麟,江西省横峰县人,1930年,18岁的张麒麟参加了方志敏等领导的赣东北红军红十军,并任通讯班班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先后任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五十五团四连政治指导员、建松政独立营营长兼政委。1935年编入红军挺进师,随军进入浙西南创建革命根据地。1936年9月,张麒麟接任中共龙浦县委书记之职,同年11月被增补为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委员。由于毛丐妹家一直是红军的联络点,从此毛丐妹与张麒麟就有了联系。1937年10月,国共实现合作,张麒麟带领部队离开浙西南到了浙南,准备奔赴抗日前线,毛丐妹一家人对于张麒麟的离开怀着诸多的不舍。

根据上级党组织必须保持和发展南方革命战略支点的指示,闽浙边临时省委决定恢复中共浙西南特委。1937年12月,张麒麟任浙西南特委书记,带领特委机关人员回到浙西南。毛丐妹一家人看到张麒麟又回来了,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分外亲切。从此毛丐妹及兄弟们与张麒麟的联系更加频繁了。1938年5月,中共浙西南特委改为中共处属特委,张麒麟改任处属特委书记。6月,在张麒麟的见证下,毛丐妹与胞兄毛福隆一起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毛丐妹更加积极主动地参加党组织分配的各项工作。

1939年4月,张麒麟主持召开了中共处属地区首次代表会议,并当选出席中共浙江省首次代表大会代表。7月,张麒麟出席了在温州平阳召开的中共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并当选为省委委员、党的七大代表。10月,在赴延安参加党的七大途中,因时局逆转,根据上级指示,张麒麟返回浙西南坚持革命斗争。

由于国民党顽固派干扰国共合作,消极抗战,积极反共,推行“溶共、防共、限共”直至“反共、剿共”的反动政策,制造事端,排挤打压进步力量,继而逮捕、杀害中共党员和革命群众,浙西南革命斗争形势处于险恶环境中。面对复杂局面,中共处属特委贯彻中央“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采取积极应对措施。1940年6月,中共处属特委改为中共闽浙边委,张麒麟改任闽浙边委书记,机关驻地迁至梅树坪村附近的湖住溪村。当时,特委机关人员所需粮食难于从附近买到,张麒麟便吩咐毛丐妹等想办法帮助购买粮食。毛丐妹凭借年轻时练过的武功,与兄弟一起组织劳力,冒着危险,力克艰难,机智地到福建浦城为特委机关买来了粮食。为避免敌人的突然袭击,闽浙边委机关在山上建立隐蔽棚,毛丐妹与几位兄弟等积极主动为特委搭建了多个隐蔽棚。

毛丐妹一家与特委书记张麒麟的密切关系被龙泉国民党顽固派获知。1942年1月5日,龙泉县自卫队中队长肖公键带着队伍到梅树坪村,将毛丐妹家的房子烧毁。房子被烧后,毛丐妹与兄弟毛福养、毛福隆、毛时茂、毛时盛等就加入到中共闽浙边委武工队行列。1月下旬,毛丐妹与兄弟们一起在福建省浦城县双门井村建立秘密住所,并与该村革命群众一起搭建隐蔽棚,随后将隐蔽在浙闽边际九坞垄一带的闽浙边委书记张麒麟及边委机关人员转移到双门井村隐蔽,但不久双门井村隐蔽棚又遭敌人袭击,闽浙边委及武工队人员返回到龙泉宝溪乡一带活动。鉴于当时的险恶环境,根据闽浙边委的决定,由毛丐妹担任张麒麟的警卫员,跟随张麒麟等特委机关人员行动。

面对日益险恶的困境,闽浙边委机关决定撤离龙泉县境,向遂昌方向转移。1942年4月底,毛丐妹跟随张麒麟与边委机关人员等一行,夜行昼宿,避开国民党反动军队的严密封锁,经过几天跋涉,于5月4日到达遂昌县关川乡山井村。这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原先建立了中共支部,是党组织的一个活动据点。岂料,山井村党支部已被国民党特务破坏。张麒麟等人不知该村党员已叛变,就在该村住了下来。当夜,山井村的叛徒即向国民党“清剿”部队告密。5月6日凌晨,国民党“清剿”部队派出一个中队包围了山井村。当发现敌情时,张麒麟立即命令大家“冲出去!”在突围中,张麒麟为掩护同志、毛丐妹为保护首长,都不幸中弹,英勇牺牲。牺牲时,张麒麟30岁,毛丐妹28岁。敌人凶残地割下张麒麟的头颅,先后悬挂于遂昌王村口、龙泉住溪、龙泉县城等地“枭首示众”。

解放后,在龙泉县委、县政府的重视下,1956年1月,龙泉县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和毛丐妹胞兄毛福隆等前往遂昌县山井村寻找张麒麟、毛丐妹两位烈士遗骨。几经寻访查证,终将张麒麟、毛丐妹遗骨运回龙泉。经过慎重考虑,最终选定将张麒麟、毛丐妹遗骸并排安葬于龙泉县城边九姑山脚,并举行追悼会。1959年,龙泉县革命烈士陵园建成,张麒麟烈士墓迁移至龙泉县革命烈士陵园内,而毛丐妹烈士墓却保留在九姑山原地。时间一晃过去近60年,2018年8月,鉴于龙渊公园综合体建设工程的需要,在工程指挥部的积极协调下,市民政部门在龙泉市革命烈士陵园内为烈士安排了墓地,在烈士亲属配合支持下,毛丐妹烈士墓顺利迁移至龙泉市革命烈士陵园内。张麒麟、毛丐妹两位烈士之墓最终又安葬在一个场地内,这既是烈士亲属的夙愿,同时,如果烈士在天有灵,也应该是他们真切的愿望吧。

毛丐妹与张麒麟所结下的生死革命情缘,是浙西南革命老区人民与党和红军深情厚谊的历史见证,它留给老区人民以深切的感动和对革命先辈的无尽怀念。

(作者单位:龙泉市档案馆 毛明库 )